Education:女孩霸凌事件有所感

女孩霸凌看似單純可愛又純真的孩子,尤其是班上的女生更是柔弱似水。

那天下午,顛覆我對這群女孩們的看法。

 

上體育課前,A和B牽著哭到不行的Z來到我的座位旁。只見哭到花臉的Z委屈地躲在兩個女生的背後。

「老師,剛剛Z被同學帶到廁所化妝,大家都在笑她的臉。」

我審視了Z的臉龐,清麗的臉孔掛著極度委屈的淚水,我的心都揪成一團了。

「發生了什麼事?」我追問。

兩個女生繪聲繪影描述著剛剛在廁所發生的事情,原來C和D因為覺得化妝好玩,便抓了不會反抗、不會say no 的Z來試妝,漆黑的眼影讓稚嫩的雙眸變得突兀。

同時,班上的另一群「好學生」的女孩在旁邊看熱鬧,並未出聲阻止。

害怕被欺負的Z任憑好奇好玩的C和D,在自己的臉上畫著弄著,一直到鐘聲響了,急急忙忙衝出廁所,讓全班同學看了笑話,Z再也止不住淚水,嘩啦嘩啦哭了出來。

處置方式:

對當事者Z先了解並澄清事實之後,我再也忍不住問一連串的問題:「為什麼不反抗?為什麼沒有保護自己?有沒有跟他們說妳並不喜歡這樣?」

Z張大了雙眼,彷彿沒有思考過這些問題,她搖了搖頭。

我對著Z並未擺出她是受害者的態度,相反的,我以一種要她重新省事自己行為的角度,引導她思考:

「妳在害怕什麼?可以告訴我嗎?」

「我怕同學不理我,我怕沒有朋友。」

「他們這樣對妳,妳開心嗎?」

「不開心,我不喜歡這樣。」

「如果妳不喜歡,妳有什麼反應?」

「…」安靜了好久,她沒有接話。

「親愛的Z,如果妳沒有反抗,沒有做任何行為,別人會以為妳喜歡這樣。」

「妳知道要怎麼拒絕嗎?」這樣的孩子需要幫忙。

「…」她再度搖了搖頭。

「語氣堅定,態度堅定,直接跟他們說:我不喜歡這樣,請停止。然後,勇敢地離開現場。」說完之後,重新教導孩子拒絕的藝術。我親自示範一次,並要Z模仿我的動作,練習了多次以後,再請她去上體育課。

「那…」我看Z欲言又止。

「如果他們都不理我,怎麼辦?」終於說出心裡的擔心。

「親愛的,如果他們以欺負妳為樂,他們就不是妳真正的朋友;如果你勇敢拒絕與反抗,漸漸的,大家就不敢欺負妳,最後,大家會發現你的優點,不要擔心!只要你願意主動關心與幫助別人,大家也會願意和你做朋友的。」

看著Z悵然離去的背影,我的心不自覺的又揪成一團了。

等到我的課,先是以一則自身在美國求學所發生的經驗和孩子們分享。

一群非裔男人在公車上欺負了我的韓國女同學,雖然韓國同學一息猶存,但幾乎身心受創,再也無法留在美國獨自生活;最後,欺負韓國同學的共犯,通通上了法院,行兇者難逃勞獄之災,連同旁觀者與司機也一同接受司法的審判。

接著,我問了全班關於這則故事的想法。

「這些欺負的人真是活該!惡有惡報。」孩子們義憤填膺。

「嗯…」我點了點頭,追問孩子們另一個問題。

「為什麼在旁邊看的人也被抓了起來,他們又沒欺負她!」

「……」全班停頓了好幾秒,沒人答得上話。

「老師! 他們是幫兇!」正當我要說出答案時,男孩搶先說了出來。

「為什麼?為什麼是幫兇?」我要孩子再深度思考。

「他們在旁邊觀看,卻因為怕事或者其他原因,而沒有伸出援手,眼睜睜看著整件事情發生,讓韓國女同學差點死掉。」經過引導,孩子們蹦出這個答案。

「如果他們出手了,事情會怎麼發展?」繼續引導孩子思考。

「或許這些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可以阻止一次悲劇。」

「或許阻止的人會被打得很慘…」

「或許大家團結的話,那些壞人就不敢囂張了…」

孩子們的觀念如同一團團小花,慢慢地綻放著…

「是的,大家要發揮正義感,勇敢站出來,捍衛自己,也捍衛被欺負的人!」

「如果,發現對方實在太多人,又或者你很害怕,可以怎麼做?」我繼續問。

「當然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調皮的男孩說出想法。

「說得好!但不是逃走而已,要來報告老師或者打電話報警,讓有能力的人來幫忙處理。」我總結大家的想法。

打鐵趁熱,我以匿名的方式闡釋剛剛在班上發生的女孩霸凌事件,只見當事人一一低下了頭,集體強迫他人做不喜歡的事情,就是一種霸凌。更提醒大家要有正義感,看見不對的事情,要發揮道德勇氣,有可能阻止一場悲劇。

事後,我請霸凌他人的女孩們,還有所有的旁觀者,一一到我座位來說明,彼此道歉後,小扣他們的平時成績以示懲戒,同時也寫了聯絡本讓爸媽了解孩子在校情況,希望孩子純真美好的一面,能被長輩小心呵護著、繼續維持下去。

晚上到家之後,被霸凌的女孩形象一直在我心中盤旋盤繞,不斷想著:如果今天被霸凌是恩祈菈,我還能這麼冷靜處理嗎?究竟是怎樣的家庭教育,形成一個容易被欺負的女孩形象?

小時候,女孩們總被要求安安靜靜,乖巧聽話。是的,在我們要求孩子要聽話、要聽話的同時,孩子自主能力與保護自己能力是否也有機會跟著成長?

當孩子能說話了,能表達想法了,甚至會爭取自己權益了,還能用「小孩聽就好,有耳無嘴」的權力語言來待孩子嗎?甚至一聽到孩子回嘴,是否不管孩子言之有理,立馬怒火中燒,耳光一記就飛出去了?

的確,孩子確實要懂得禮貌,要懂得先等大人把話講話,也將話聽清楚之後,大人是不是能給女孩或男孩們發聲與討論的機會?是不是可以在禮儀兼具的前提下,還給孩子表達的機會?

當他們在表達時,就是訓練自己的邏輯與膽量的好時機。錯過孩提時代的訓練,進入小學後,拘謹害羞的孩子怕東怕西怕丟臉,屆時要他們再開金口,太難!勢必要多花好幾倍的心力來找回原生的能力。

能為自己發聲,是孩子離開父母視線之後,依然能自我保護的第一步。關於正義感,也是我們可以教導孩子的重要能力之一!

我知道許多人都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反正被欺負的人又不是我,還是轉頭離去,明哲保身的好!於是,社會新聞不乏今日又有某某人凍死街頭、某處又有被撞老人未能及時送醫而魂歸西天…一再重演,當大家看著電視咒罵旁觀者為何如此無情等等,殊不知轉身又教育著我們的孩子:

「看到有人在欺負別人,最好不要多管閒事,趕快離開!」

「一群流氓在破壞公物,不關我們的事,你不要靠近,很危險!」

「……」

很耳熟能詳吧!?看似保護孩子的用語,卻讓孩子從小學會冷漠以待身旁正發生的事情,換個角度想:有沒有可能我們的孩子,就是下一個被霸凌、被欺負的對象?

當我們孩子在學校或在外面,父母視線無可管轄之處,正遭受一群人的霸凌,會不會希望有人挺身而出,即使無法對抗一大群人,是不是至少有人可以打電話報警或者告訴有能力的大人來幫忙我們的孩子?

答案在我們心裡,清清楚楚淌著血。

倘若我們繼續冷漠的教育著下一代,擁有正義感的人將越來越少,要形成良善的隱形保護網絡,何以得之?何處得之?

 

最後分享有點揪心、心痛的微電影,祈願這樣的悲劇永遠不要在孩子身上發生:

 

 

 

 

 

 

廣告

對「Education:女孩霸凌事件有所感」的想法

Leave a reply:謝謝您願意說說話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